英文 日文 韓文 法文 德文

TOP

父親的愛.
2019-11-15 16:29:00 來源: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: 【 】 瀏覽:50次 評論:0
 傍晚,路過一家音像店,放著筷子兄弟的那首《父親》,我不禁駐足,“謝謝你做的一切 雙手撐起我們的家………”一曲終了,已是淚盈滿眶。
 
父親的愛  1984年秋,我出生在蘇北農村的一個普通家庭,一家人過得平淡幸福。然而在我8歲那年,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將這平淡徹底打破了。父親在工地不慎墜落,我成了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,以前的一切一切不復存在。
 
  三年后,母親為了生活,經人介紹,帶著我改嫁給鄰村的小篾匠張志明-張瘸子。當第一眼見到這個男人,母親告訴我,以后他是父親的時候,我滿眼委屈地哭著跑出了家門。在我心里,無比地怨恨母親,怎么能嫁給他!不僅是瘸腿,而且瘦小,長相奇丑,跟我的生父根本沒法比,盡管怨恨,卻無力掙脫。于是在接下來的近四年里,我盡著最大的可能帶給這個男人難堪甚至屈辱。平日里我與他如同陌生人,鮮有溝通,對他的稱謂也只有“喂” ……
 
  記得小的時候,我是個出名的搗蛋鬼,經常帶著一群小伙伴,在村子里東闖西竄。我們搗蛋次數最多的要數村西頭王婆家。太陽落山時把她們家的雞放跑,偷偷望著她急急忙忙的把雞往窩里趕;爬上屋頂,用青草死死塞住她家煙囪,遠遠瞄著她踉踉蹌蹌沖出廚房,邊罵邊咳,邊咳邊罵,心情無比暢快!
 
  元宵節,農村有著放哨火的傳統。96年的元宵節,雖然那天刮著大風,我與小伙伴們依然在村西頭緊鄰王婆家的河埂上放哨火,玩得不亦樂乎。然而就在我點燃河埂西頭最大的一個枯草堆的時候,火借著風,迅速燒上了王婆家的東廂房,西北風吹著大火,頓時“嗶嗶啵啵”聲肆起,火勢越來越大,我們分散著喊人救火……
 
  當鄰居們把大火撲滅的時候,王婆家的東廂房幾乎成了灰燼,只有四面被燒著炭黑,冒著熱氣的墻矗立著。我呆如木雞地站在那里,耳朵嗡嗡直響。王婆一把將我揪了過來,嘴唇上下翻飛,狠狠地罵著,發紅的雙眼,狠狠地瞪著,手指頭狠狠地戳著我的額頭,恨不得深深地插進我的腦袋里。我害怕極了。
 
  這時候,小篾匠來了,跟王婆不停的道歉,王婆放開我,一屁股坐到地上,開始號啕大哭“小篾匠,大媽待你不薄啊,婆娘幫你娶上了,卻燒了我的房……”王婆的哭,鄰居們的指指點點,讓小篾匠火冒三丈,順手抄起一根粗樹枝,一把抓住我,一頓胖揍。我掙扎著罵道:“你不是我爸,你憑什么打我?我燒了怎么了,誰讓她把我媽介紹給你這個死瘸子,丑瘸子……”小篾匠愣住了,我努力掙脫,瞥見他的臉漲得跟豬肝似的,脖子上的青筋高高地鼓著,王婆也停止了哭嚎愣坐在地上,鄰居們唉聲嘆氣地散去,我飛似地逃離。
 
  在田埂上,一邊走一邊哭。不知過了多久,母親把我領回了家,經過一翻教訓與教育后,我跟母親說了句“我要我爸爸!”母親淚眼朦朧,小篾匠進來了,看到這一幕,不知所措,我狠狠地瞪了一眼,他知趣地走開了。夜里,我久久不能入眠,想起離我而去的親生父親,想起疼愛我的那一幕幕,無比的傷心。
 
  然而有一次,夜里醒來,聽到了母親跟小篾匠的談話,心里不驚咯噔一下。
 
  “志明,你看我們年紀也不大,要不生一個吧?”
 
  “不行,孩子都這么大了,再生一個,他怎么想!睡吧!別想了!”
 
  ……
 
  時間過得飛快,轉眼又是一個冬天。一天早晨,醒來,我躲在被窩里,看到窗玻璃上,糊著一層白晃晃的冰膜,心想,“下了一夜大雪,今天不上學多好啊!”在母親地催促下,我磨磨蹭蹭起了床,推開門,頓時一股寒氣撲面而來,迅速包裹著我,不禁打了個冷顫。到處銀裝素裹,冰棱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,一排排地掛在屋檐上,就連門前河里也結冰了。
 
  吃早飯時,母親說“外面這么厚的雪,不好騎車,今天坐船去,河東頭上岸就是馬路,近很多。”這時,小篾匠,推門進屋,兩只手,通紅通紅的,手指像煮熟了的大蝦一樣。母親從鍋里端出一碗酒,他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光了。
 
  “吃好了沒?”他看著我問道。
 
  “嗯。”
 
  “走!”
 
  我背起書包,跟著一瘸一拐的他來到河邊,上了小船,蹲了下來。
 
  “慢點啊!”母親叮囑著。
 
  “回吧!外面冷!”他沖著母親揮了揮手。
 
  這時,我才發現,河中央的冰,碎成一塊一塊的了,飄浮在水面上,向前方望去,足有2千米遠,形成了一條小小的航道。小船開始緩慢前行,船體擠著冰塊,吱吱作響。我回看船尾撐船的小篾匠,從嘴里、鼻孔里噴出來的團團熱氣凝成了一層層霜花兒,凍在胡子上,那張臉像熟透了柿子,通紅通紅。只見他,雙手握著竹篙,卯足了力氣,向后一撐,小船兒向前挪兩米,然后拔起,竹篙上的水也順著他的手腕流進了衣袖,他卻渾然不覺。徒然間,我感覺到一股暖暖的東西在心間流淌起來。是他,一點一點把厚厚的冰層敲破,一點一點撐著小船擠開冰塊……就這樣,撐開、拔起,撐開,小船在吱吱不停的響聲中到達了河盡頭。
 
  上岸后,我轉過身,鼓足勇氣對他說,“衣服濕了,快回家換吧!”
 
  “啊!”那一瞬間,他愣了一下,隨后喜笑顏開,拍了拍硬邦邦衣袖,“沒事,呵呵,你去吧!”。我抱以微笑,轉身沖向了學校。幾年來,這是我第一次,認真的跟他對話;第一次,認真的看他的笑;第一次,體味到一種讓我溫暖的東西。
 
  隨后的日子里,我從母親那里得到更多關于他的信息,如他有一手編織的好手藝,少言寡語,實在,愛喝點米酒等等。漸漸的,我們之間有了點溝通,有的時候,作業做完了,我也會跟他一起編編籃子。漸漸地發現,他原來并沒有那么討厭,每次我編籃子都編不好,他總是默默地拆開重新編,以至于我后來不再動手編。漸漸地發現,他很聰明。他是周圍幾個村子編黃蟮籠編得最好的篾匠。漸漸地發現,他對我母親很好,每次集市回來,買兩個包子,一個給我,一個鐵定留給母親。
 
  時光飛逝,我初三那年,體育課上一次意外,腳踝環節骨裂,醫生建議靜養。為了我不落下功課,每天就由他騎車三輪車接送。晚上9點下了晚自習,就由同學攙扶著我到校門口,他在離校門不遠的地方,亮著一支發著橘黃色的燈光的手電筒,等到校門口同學們陸續被接走后,他才來把我扶上車。一天、兩天、一星期、兩星期……慢慢的習慣了校門不遠處那橘黃的燈光。可是有一天,我站在校門口,同學們走光了,還沒有看到那盞燈,心里很不安,不停的向遠處眺望著。這時,那束橘黃的燈光,閃爍著由遠及近,是他,是他,一瘸一拐的奔過來。
 
  “等了吧?車子壞了!”他滿頭大汗,一臉歉意的說到。
 
  “那怎么回家?”我不禁有點犯愁。
 
  “我背你!”他看我有點遲疑,急忙彎下了腰,“來,上來!行的!”
 
  就這樣,他一瘸一捌的背著我,往回走。良久兩人無語,我先打破了沉默,“嗯,你為什么,每次都等到同學們走完了,才來接我?”
 
  “嗨!我這腿,同學們會笑話的!”
 
  我沒再說話,趴在他背上,不一會兒就感覺到他的呼吸越來越重,越來越急促,于是我說道:“放我下來,歇會兒,再走吧!”
 
  “沒事!再走一會兒!”
 
  “爸,你放我下來,歇會兒!”
 
  “啊!你叫我‘爸’了!”他突然大聲地喊道,“哈哈,兒子,我們快到家了,不歇了!”
 
  陡然間,他似乎腳下生風,走得更快了,沒到家門前,就沖著家門喊到“兒子回來了,開門!”母親,驚訝地把我從他背上扶下來。
 
  “車壞了!我把兒子背回來啦!”他眉開眼笑地說。
 
  “什么事把你樂得,衣服濕了,快去換。”母親嗔怪到。
 
  “呵呵,不說了,給兒子弄點好吃的,我也餓了!”父親囅然而笑。
 
  母親一頭霧水地看了看我們倆,去弄吃的。我看見他汗流滿面,前胸后背也被汗水浸透,莫名的感動。
 
  “爸,你明天,去校門口接我!”我對著正在坐在椅子上,心花怒發的父親說到。
 
  “哎,好!”
 
  就在我跟父親說話的當兒,母親進來了,“噢,我曉得了,原來這么開心呢!嗯,就為了聽兒子叫你一下啊!”母親恍然大悟,一家人,相視而笑。
 
  那天晚上,躺在床上,我又一次久久不能入眠。張志明啊張志明,你在我心里,早已是父親,喊您“爸爸”,早已憋悶許久。
 
  驀然回首曾經的那個頑皮少年,而今已知是非溫情;曾經的那個討厭丑陋的張瘸子,而今在我心里早已是偉岸可敬的好父親;曾經因你的殘疾而害怕被譏笑,而今我卻懂得殘缺是種美。父親,您不擅言詞,但您的愛讓我如沐春風,您用靈巧的雙手給了我一個家;您敲碎冰面,冰水灌滿衣袖,但您的愛讓我的心悄然融化;您總在不遠處留一盞燈,為了給我“尊嚴”而放棄親近,但您的愛總在我心間;您一路把我背回家,汗如雨下,您的愛讓我感知您的偉大與無私;您的愛總是那樣的悄然無聲,但我總能明白。
 
  父親,您因為我喊了您一聲“爸爸”而激動不已,但您可知那是兒子遲到許久的歉意,對不起,父親讓您等了這么多年!愿您吉祥安康,幸福永遠!
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:
Tags: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:laolian
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【舉報】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分享到QQ空間
分享到: 
上一篇嫁給這樣的男人 下一篇心連心,愛無痕

評論

帳  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驗 證 碼:
表  情:
內  容:

相關欄目

最新文章

全國免費服務電話:400 000 7199

集團電話: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:18153207199

地址: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技術支持:勞聯網絡  [email protected] 2011-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 備案號:魯ICP備13026635號-1  聯系我們

 

 

我要啦免費統計
海南飞鱼彩票软件